第四十九章 心疼

屋子里很安静,落针可闻。

齐墨远的声音很大,如远山晨钟暮鼓,震耳欲聋。

直接把姜绾给吼懵住了。

她是怎么嫁给他的?

不是他被她祖父匡的上了勾,娶她过门冲喜的吗?

这事她知道啊。

姜绾是聪明人,齐墨远这么说,显然这其中还有她不知道的隐情。

这不弄清楚怎么能行呢?

她望着齐墨远,飞快道,“我是怎么嫁给你的?”

齐墨远抬手抚额心,真是被她气糊涂了。

这么丢人的事,他怎么能说呢。

齐墨远躺下睡觉。

可齐墨远开了个头,姜绾好奇心被勾了起来,非要弄清楚不可了。

她从地铺上起来,问齐墨远道,“你快说啊。”

问了几遍,也没人理她。

姜绾的暴脾气,“你再装睡,我拿银针扎你了啊。”

齐墨远睁开眼睛,就看到姜绾手上拿着一根明晃晃的银针。

那是不问清楚不肯罢休了。

姜绾亮着银针道,“我这一针扎下去,你未必受的住。”

齐墨远闭上眼睛。

一副你爱扎不扎的样子。

姜绾有点抓狂了,话说一半,是最不道德的,要么就说清楚,要么就别说。

只是银针虽然拿在手里,可却是怎么也扎不下去。

她到底还是心太软。

不说就不说吧!

她还不想知道了。

姜绾要下床睡地铺了。

只是一只脚才踩到地上,一只胳膊伸过来,直接把她带倒在床上。

姜绾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齐墨远压的动弹不得了。

齐墨远不怕她拿银针扎他,可是姜绾要睡地铺,他就忍不了了。

没能逼齐墨远开口,姜绾就够恼火了,现在又被压住,更是气大,极力挣扎。

只是齐墨远的力气哪是她能挣脱开的?

虽然才相处没几天,齐墨远对姜绾却也有了几分了解,她是一定要把事情弄个清楚的,甚至可能回去问姜老王爷。

如她猜测的那般,姜绾一边挣扎一边道,“你不说,我回去问祖父便是。”

让姜老王爷告诉他,还不如他自己说呢。

齐墨远闷声道,“是我父王和你祖父合谋促成的你我这桩亲事。”

姜绾怔住了,脱口道,“这怎么可能?!”

“别的不说,你父王中毒是真啊,”姜绾道。

对自己的医术,姜绾是最放心的。

当时靖安王有多危险,她比谁都清楚。

总不至于为了算计她,靖安王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吧?

如果说定亲是靖安王和河间王合谋,她相信。

可当时那情况,稍有不慎,小命休矣。

姜绾望着齐墨远,齐墨远松开姜绾,撇过脸去,“这件蠢事,我不想说。”

姜绾也坐了起来,“怎么个蠢法?”

齐墨远心口堵的厉害。

都说了不想说,她还问。

姜绾能不问吗,这才是最关键的啊,她挪到齐墨远跟前,道,“既然都说了,你就都告诉我了吧,也省得我回去问祖父。”

总之,她肯定要弄清楚的。

齐墨远能怎么办,只能和盘托出了,“父王把真刺客当成了假刺客。”

姜绾,“……。”

嘴角狂抽。

脑门上黑线成摞的往下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