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同居是冤家

“成成成,不说了,你乐意啊你继续,我睡了,懒得理你,别瞎开我房间门。”

张晓晨起身走向房间,扭转门把将门打开。

“哎,我话没说完呢…算了算了,每次都这样,就知道躲房间里,你睡觉才有鬼了,你滚吧你。”

喝得醉醺醺的唐晓峰最后以嫌弃的口吻埋汰张晓晨,张晓晨也懒得多搭理他了,却还是没忍住回了他:

“你还知道每次都这样,那你还每次我回来都喝醉给我看,还能不能好好的聊天了,醉了就知道瞎逼逼,还从三复四没完没了的,有啥事明天再说吧,喝够了赶紧睡你的,茶在热水壶里面,自个记得喝,刚烧的,烫不死你。”

在张晓晨眼前的这个男人,就在前些天刚经历了失败的网恋,然后,在外面到处浪几天没去上班,偏偏又没有请假,一气之下的老板将他炒了鱿鱼,现如今在家里买醉。

张晓晨也不记得了,是在哪里听说的茶可以解酒,然后前几天买了一大包茶叶回来,每天晚上都泡一大壶,却也把茶能提神的功效给忘了。

转身张晓晨开了房间的灯便把门给关上了,走到床前无力地躺了下去。

唐晓峰是张晓晨的朋友,大家都是福利院长大的,这是唐晓峰比张晓晨大一年,在张晓晨的记忆中有一段时间还是同一张床上打滚的,只是后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被院长妈妈要求分开睡了,直到年纪够了,唐晓峰离开了福利院,离开福利院后的唐晓峰,没有继续读书,而一年后的张晓晨也离开了福利院,同样没有继续学业。

离开福利院后的张晓晨,很是迷茫,不知何去何从,放荡几天之后,在大街上走来走去又遇见了唐晓峰,然后,和唐晓峰在了一起,从市里到了小镇。

两人在一起,只是单纯的一起度日子,而唐晓峰也花几天时间就租到了一间35平方的小房子。两室一厅一厨房的那种,足够活动,然后两人就在这小房子里面生活,为了避免邻居诟病,他们二人在邻居面前是以兄妹相称,不提及姓只提名。

一开始两人在一起度过一个月之后,唐晓峰开销就有些吃不消了,而后唐晓峰为张晓晨,找了一份不起眼的小工作,虽然不能有过多富余,但是支持生活也够了,就这样子,两个人一起咸鱼了将近两年。

张晓晨搬了个小椅子,坐在床边看着窗外,他们租的房子在三楼,白天楼下是菜市场显得较长,晚上菜档撤了,显得比较安静,对面的小超市,投出来的光映照着空荡荡的街,张晓晨就那么坐在那里发呆了一会儿,起身整理了一下,便上床休息了。

第二天张晓晨又是一大早的便起来了,天才微微亮,有一些暗光,从窗户打进来,张晓晨一直想给自己买个窗帘,却一直都忘记。

出了房门,张晓晨转身去轻轻的扭开了唐晓峰的房门,然后偷偷的瞄了一下,发现唐晓峰还在床上睡着,便没有再理会他,然后去洗漱,接着做早餐。

弄好了一切,张晓晨进了唐晓峰的房间,然后坐在他床边叫醒他:“酒鬼醒醒,该起床,赶紧洗漱吃早餐。”

见没动静,张晓晨伸手摇了摇他:“懒鬼醒醒啦,别睡啦,太阳要晒屁股了。”

唐晓峰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然后又吱吱呜呜的呢喃道:“起来干嘛呀?我头疼啊,别叫了,起来那么早不还是浪,你让我再睡会儿。”

一个翻身,毯子往身上一扯,盖过了头又睡死过去了。

“你醒醒了,吃饱找工作去,不就是网恋分手了吗?至于跟个死狗一样赖床上呢,再说了,下个月房租就要交了,你不起来工作,哪来的钱交房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