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松竹

等剑来回来的时候,他首先发现的就是剑往不见了:

“诶?人呢?少爷您看见剑往了吗?”

“他身体不舒服,我让他先回去了……”

王涣连眼睛都没睁开。

“身体不舒服……”

这真是奇了怪了……

剑来心想。

那家伙一向壮的跟牛似的,居然也会生病?

“好了……”

王涣睁开眼睛站了起来。

“现在是戌时,离亥时还有一个时辰,来得及,咱们这就赶过去吧!”

“少爷,咱们去哪儿啊?”

剑来连忙问道。

王涣推开门,答道:

“松竹馆……”

“松竹馆?”

剑来脸色抽搐了一下。

“你知道路吧?”

王涣以防意外,特意问了一句。

“啊……不就是松竹馆吗?小人知道,少爷放心就是……”

剑来觉得鼻子那儿有点痒,用手挠了挠。

王涣点点头:

“那就好……”

啖香居的包厢外头是一大片梨花,像段老板那样的人,一出包厢,很容易找不到南北,以至于在梨花林里走丢……

庆幸的是无论是王涣还是剑来,都知道小路。

两人一前一后沿着小路穿过了梨花林。

“少爷,您瞧出什么了没有?”

剑来显得异常兴奋。

王涣在一模一样的梨花树上扫了一眼,语气淡淡:

“是阵法。”

“没错!”

剑来点点头。

“用阵法来保证绝对的隐秘,真可谓是大手笔,少爷,咱们欢伯楼可不可以……”

“不行!”

王涣毫不留情打断了他的美梦。

剑来百思不得其解:

“为什么?”

“没钱。”

王涣答得干脆利落,顺便给了剑来一个白眼。

“你以为阵法是大白菜啊,说买就买,先前请达观大师做法,差不多就把我的私房钱用掉了一半,欢伯楼好不容易起死回生,更是处处要钱,我哪儿还有闲钱?”

剑来一下子蔫了:

“少爷,小的想问您一个问题……”

“什么?”

王涣一边走,一边注意着四周。

“那个,少爷为什么坚持要经商啊?”

剑来和剑往两个人对此琢磨许久,都没想出眉目来。

王涣挑了挑眉:

“怎么?看不起商人?”

“怎么会呢?少爷误会了,小的不过区区一个侍卫,哪儿有那么高的心气儿?”

剑来笑嘻嘻地解释道。

“不过老爷和夫人,还有其他两位少爷就不一定了……”

王涣闻言,皱了皱眉:

“依他们的身份,看不起商人,那才叫正常,要是看得起,那才奇了怪了!”

“少爷明明什么都清楚,那为什么却还如此执迷不悟呢?”

剑来越来越看不懂这个主子了。

王涣突然停下了脚步:

“他们给了你多少钱?”

“什么?”

剑来眨了眨眼睛。

“我问,你收了他们多少钱?”

王涣看着剑来,表情似笑非笑。

“当说客,或者探口风?你是哪一种?”

剑来摸了摸头,尴尬地笑了:

“其实,也没有多少……”

王涣就这么看着他。

“好吧,老爷和夫人二十两,大少爷十两,二少爷十两……小姐十两……”

剑来受不住王涣的视线,一股脑地全交代了。

“少爷饶命,小的也是逼不得已啊……”

说完,便跪下来请罪。

“原来是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