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严重怀疑

邵毅无语,他能说蒋先生您一下子就切中了我母亲最在意的事情吗?

说起来,上次他那样不管不顾的离开,是因为想起了前世的伤心事,呆不下去了,而不是他有多叛逆,有多么不畏惧权贵。

这时,这位蒋先生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他的理智还在,无论身份还是官职,都做不到无视靖王。

邵毅拱手道谢,和蒋先生同行,往德胜楼过去。

心中却在想着,不知道这次有没有皇帝的眼线盯着他。

上次他和靖王见面,算起来还是偷偷摸摸的,却依然被皇帝看了个一清二楚。

这次两人骑着高头大马前来,怕是皇帝想不知道都不行。

当然,也有可能,靖王这次就没打算隐瞒。

进入德胜楼,上了二层,在一个雅间门前站下。

门外守着两个侍卫,并未用通传,见二人过来,直接打开门请二人入内。

靖王还是坐的上次那个位置,见邵毅进门,笑着招呼道:“本王这里一直瞧着的,承安原来这么难请。”

邵毅忙上前见礼,连道不敢。

靖王摆手,“承安不用拘礼,坐下说话。”

邵毅也没扭捏,道谢之后,和蒋先生各自谦让,分别落座。

待两人坐下,靖王吩咐身边小厮:“找酒楼掌柜,让厨房用心做几道招牌菜,本王和邵公子、蒋先生三人小酌几杯。”

邵毅思量着,这次是躲不过了。

小厮领命而去,靖王笑着说道:“上次打算和承安好好吃个饭的,没成想承安急匆匆走了。这次咱们一处喝两杯,好好聊聊。”

邵毅再为上次的失礼请罪。心里却很是犯愁,看起来,他要在这里陪一顿饭的功夫了。如果再加上喝酒聊天的话……能不能让他先死一会儿?

他倒不是怕喝酒,更不怕喝醉了。若是和自家兄弟一起,就是喝上三天也没问题。

可这位是靖王,他拿不准靖王这次又是打的什么主意。

一个应对不好,若是被皇帝错会了意,他可怎么升官发财啊?

菜还没上来,靖王拿起茶壶,看着竟是要亲自给少爷斟茶。

邵毅连忙阻拦,起身去接靖王手上的茶壶。

靖王也不特别矫情,却也没把茶壶给他,而是交给了蒋先生:“承安恁的见外,麻烦先生了。”

蒋先生笑着接过。

看着邵毅重新坐下,靖王笑道:“还没恭喜承安呢。承安如今很得父王看中,以后不论记入宗室,还是封侯拜将、走仕途,前途都是大好。”

对于皇帝看重,邵毅那是没法儿否认的。他三番五次进宫,瞒不了有心人。

他欠身,谦虚道:“谢殿下关心。卑职不过因着玻璃生意,才得皇上多看两眼,着实是走运的成分更多些。”

靖王别有深意的笑着:“承安过谦了。承安比我们这些皇子强,这么多年,能一直得父皇照看。说起来,我们这些皇子和宗室子弟,远不如承安过得逍遥自在。”

邵毅也笑了笑,只不过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