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九章乱

家宴散了,在回长园的路上,顾佑则一只手抱着顾定扬,他一只手牵住程可佳。

在程可佳羞涩得要挣脱的时候,他把程可佳的手紧握着,低声说:“光线这般的暗,你有身子,我牵着你走。”

程可佳想了想,她红着脸顺从握住顾佑则的手,顾定扬在顾佑则的怀里面打着磕睡。

一路安静,他们相伴归家,等到顾定扬睡熟后,顾佑则和程可佳有机会单独相处。

顾佑则瞧着程可佳低声问:“你在家里受委屈没有?”

程可佳仔细的想了想后,笑着说:“我不曾有受委屈的感觉。”

顾佑则瞧着程可佳微微的笑了起来,说:“佳儿,母亲是非常粗心的人,有些事情,你要是心里觉得不太舒服,你主动跟她表明,要不然,她不会放在心上。”

程可佳瞧着顾佑则笑了起来,说:“母亲待我很好,你放心吧,我不是那种能够一直忍受委屈的人。”

顾佑则瞧着程可佳轻轻的点了点头,她都不在意的事情,他何必去提醒她。

长园里,房间里烛火闪烁,顾佑则和程可佳低声说着话,两人时不时轻声笑了起来。

长园里,烛火渐次的熄了,顾佑则和程可佳说话的声音渐渐的低落下去,最终长园里只有院墙石灯闪烁。

顾佑凯和成氏的房间里,顾佑凯端坐着喝辛苦茶,成氏陪着他的身边,顾佑凯瞧一瞧她,劝道:“天色晚了,你先去歇一歇,我想独自再坐一会。”

成氏低垂眉眼轻声说:“夫君,你是生气了吗?你觉得我有做得不对的地方,你给我提醒,我下一次一定改。”

顾佑则瞧一瞧她的头顶,他轻轻的摇头说:“我说,你便一定会改吗?”

成氏的头更加的低垂下去,顾佑凯瞧着她轻笑起来,叹道:“玉儿,我跟你说了,你和母亲亲近,我是高兴的,可是你用不着一定要在众人面前争坐位来展示。

你觉得那样是给兄嫂没有脸面吗?不,你是让我觉得丢尽了脸面,我明明是次子,我的妻子去妄想去抢着尽长子媳妇的责任。”

“不,夫君,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跟在母亲的身边,我坐下去的时候,我还不曾想那么多,我后来后悔了,我又不方便起来让坐位。”

成氏低声跟顾佑凯解释起来,她的心里沉沉的,只是这样的一桩小事情,她不曾想过顾佑凯竟然是真的生气了。

顾佑凯瞧着成氏轻轻摇头,他想起成氏还在怀孕时期,他微微的闭了闭眼睛。

他低声说:“算了,父亲母亲和兄嫂都不在意的小事情,我跟你说得再多,你心里都存不住事情。你要是觉得我不应该生气,那你把这事说给你娘家人去听一听。

他们要觉得你做得有道理,我日后绝对不会跟你再纠结这样的小事情。”

成氏瞧着顾佑凯的神情,她的眼泪直接掉下来,说:“夫君,绝对没有下一次了,你别生气。

你要是气坏了身体,我是最伤心的人。”

顾佑凯瞧一瞧她,他起身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