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一九章 兴许会因为这原因

正在这时凌汛再度冷冷的说“贤王殿下,难道你认为能凭借此物挑起幻族的内讧继而趁乱溜之大吉吗?贤王殿下,你的这种想法未免太过天真、幼稚了吧?”

七离不屑的瞥了凌汛一眼,淡淡的说“干爹,凌饕餮这个法子即便再笨一百倍也无妨!离儿以为干爹还是三思而后行比较妥当!干爹,你若是给离儿一些黑棒锤说不定离儿一高兴就替干爹美言几句,如此一来干爹便可以轻而易举躲过一劫了!总胜于如今腹背受敌、里外不是人对吗?”

凌汛抬眸瞥了七离一眼没有搭理七离,反而淡淡的说“呵呵呵七离,跟在两位殿下身旁日子久了果然长进了不少,只可惜你依旧太嫩了些呵呵呵!如此说来为祸和阡陌不会内讧,贤王殿下从头到尾都没打算溜之大吉?莫非幻族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少主是你们当众的一员,贤王殿下笃定阡陌见到这个信物会为了找到无涯,不顾一切倒向你们的阵营与你们连成一线,如此一来为祸即便不会瞬间处于劣势也会从前呼后拥变成孤军奋战!幻族的族人都是一根筋到底的死脑筋,他们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只会根据既定的规矩按部就班从不越轨!为祸这个外来人是不可能战胜无涯号令幻族那些蠢货的!”

听了凌汛的话为祸吓得倒吸了一口冷气,他强装镇定说“大巫师,本王座只是摄政王无论少主出现与否是否登位,无论幻族的王座悬空多少年本王座都不可能成为幻族的正主,大巫师,即便本王座与你颇有微言说话做事与你大相径庭,但是本王座从未觊觎幻族的王座,大巫师,单凭区区一块被火熏黑的长命锁你便信以为真未免太过仓促欠思虑了吧?”

阡陌抬眸瞥了为祸一眼没搭理他,阡陌继续端详着手中的长命锁,轻声问“此物何人所有?凡人,说实话否则后果你们定然无法承受!”

“确定了吗?”凌寒彻没搭理阡陌淡淡的问。

阡陌一脸懵逼盯着凌寒彻看,他的呼吸变得越发急促了!过了半响阡陌深深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问“凡人,你们要如何才会回答本宗的问题呢?”

七离伸了个懒腰懒洋洋的回答“八九不离十了!只是不排除别有居心的伪装高手躲过老子的辨别!”

凌寒彻点点头问“还有没有别的方法可以再试试?本王知道时间紧迫只是时间越紧迫我们就越要镇定防止出错!否则当发现错处之时再后悔想弥补已经来不及了!”

“有是有!只是一旦利用这个方法辨别真伪日后再也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了!而且我们兴许会因为这原因多处一大群使绊子、扯后腿的麻烦!”七离有些担忧的回答。

凌寒彻微微蹙起眉头没有说话,逍遥淡淡的说“殿下,奴才有个笨法子兴许能帮到殿下和七离理事长,只是不知道殿下和理事长是否愿意听属下的意见呢?”

凌寒彻和七离同时转眸盯着逍遥看,燕雨好奇的问“喂大逍,现在可不是闹着玩的时候!你的那些骚主意万一出了岔子后果你承担不来的!”

逍遥没搭理燕雨反而对七离说“七离理事长,云天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