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哪来的自信

天空阴沉沉的,寒风呼啸而过,冬天赶路绝对不是件轻松的事。

张长老自得知谢家对他用药后,心情一直很低沉,身为谢家外孙的张大爷兄弟两对此只能暗自叹息。

他们大概可以猜得出来,谢奶娘是奉谁之命,对他们父亲下药,于此同时,他们也不禁要怀疑,小谢氏此前想塞女人到他们房里,倘若他们收下那几个丫鬟,一旦谢家觉得他们不听话,不听他们使唤,是不是也要对他们下药?

越想越觉得心寒心塞无比。

张大奶奶妯娌两个见状,也只有苦笑以对。

没了拖后腿的人之后,纵使是在冬日,速度还是加快不少。

不多时就已到了国都,他们去的是黎漱此前置的黎府,而不是黎浅浅后来买的宅子。

守候在黎府门外的诸人,看到这一行人,都不免打起精神来打探一二,待得知是负责四海商队和瑞丰货栈的总负责人及其家眷,有不少人眼睛为之一亮。

要知道南楚的四海商队和瑞丰货栈如今可是声名远播啊!

短短几年的功夫,从无到有,从有到满南楚遍地开花,有这能耐可不是普通人可比拟,大家的目光都放在马车上,就不知这位张总负责人是在那辆马车里头?

对,因为心情不好,张长老此前曾一度失神坠马,幸而他的坐骑很有灵性,纵使主人心不在焉好好的骑着马还能掉下去,可它一点都不介意,反而在他坠马后,还一直在身边护着他。

张长老自己不以为意,觉得没啥大不了的,可张大爷兄弟却差点就被老父给吓掉了魂,自那之后,兄弟两个就轮流陪着父亲身边,怕骑马时有又重蹈覆辙,干脆拉着父亲坐马车,又怕老父不肯好好听话,还把随行的小孙子叫过来,陪曾祖父玩儿。

小孩子精力旺盛,好奇心重,饶是张长老这长年习武之人,也常常招架不住。

奶娘、亲娘没陪在身边,小朋友很开心,像是飞出鸟笼的小鸟快乐得很,一整个放飞,于是他爷爷,他曾祖父就扛不住了。

马车进旧黎府时,祖孙三代是睡着进门的。

张二爷见车入了门,父亲和兄长迟迟未下车,以为是小侄孙在闹腾,走过来一瞧,得,都睡得很熟呢!

叫人小心守着,他让妻子、长嫂赶紧带人安置箱笼,旧黎府的总管见状更是嘴角微抽,听说张长老和大教主是一起长大的,武功虽不差,但也还过得去,可是,得知他竟在马车里睡得不醒人事,总管怎么感觉张长老不怎么靠谱呢?

张二爷似乎看出总管的想法,拉着他走向安排他们一家子住的院落,边小声的把谢家人的作为简略说了下。

总管闻之大怒,“这谢家人怎么敢?”如此对待他们瑞瑶教的人?

据他所知,谢家本早就该败落了,是张长老一直帮衬着,他们家才能安享富贵到现在,没想到他们家竟然敢对张长老下手?这是老寿星嫌命长,活得不耐烦了?

张夫人已经过世了,张长老要是走了,谢家人……等一下,总管定睛看向张二爷,恍然大悟,是了,张夫人过世,张长老要是再娶,旧亲家总归是及不上新亲家来得亲香,更何况还是只能巴着女婿过日子的旧亲家。

谢家人肯定不乐见张长老续弦,可是人家正值壮年,骤然丧偶,就算岳父母也没理由拦着人再娶吧?

但赶在身为元配的女儿过世前,要求女婿纳妻妹为妾,待妻子孝期之后将之扶正?这个操作实在是叫人叹为观止啊!

说是纳妻妹为妾,但实际上,那个妻妹应该只能算是谢氏族妹,换言之应该不是张夫人同父同母的同胞妹妹,隔个房头的族妹进门为妾,莫怪谢老太太要耍手段,确保自家外孙们的权益了。

但是给外孙们塞女人,又是什么个意思?难道是怕外孙心里没舅家,要是外孙不听话,谢家人打算如法炮制,把外孙也除了?

可把外孙除去之后,人张家又不是没孙子,孙子又不是没亲娘,难道会任谢家摆布?总管这时灵光一闪,想到了谢家要求张长老把小谢氏扶正的要求了。

一旦小谢氏被扶正,张长老父子若是死了,她的辈份最高,有谢家撑腰,就算是张大奶奶妯娌也同样有娘家撑腰,也一样得在小谢氏这个张长老的续弦面前低头,因为就算进门时后是小妾,但被扶正了,她就是张大奶奶她们正经婆母。

总管想到这儿,不禁要为谢家人的深谋远虑感到佩服了,然而有这种脑子却花在这种地方,是不是有点本末倒置了?用在正途上,早就发家致富啦!还用得着这样算计女婿一家子吗?

张二爷浑然不觉总管在想些什么,他与总管来到大厅,各自落座后,就有丫鬟奉上香茗与茶点,茶点很香,是新鲜出炉的,还冒着热气,香茗是赵国独有的香叶茶。

见张二爷闻到茶香后眼睛一亮,总管笑道,“知道张二爷一家就要到了,教主便把威远侯夫人送来的香叶茶送来。”

“这就是香叶茶?”

“二爷知道这茶?”总管有点惊讶,这香叶茶因产量不多,甚少流出赵国,因此若非对茶特别有兴趣的人,应该是不晓得此茶。

“我原本是种茶的,后来跟我哥换了差事,但也是卖茶的,所以对香叶茶略有耳闻,只是一直找不到人采买,因此是只闻其名,不曾见过。”

总管笑容更深,“莫怪教主特意请威远侯夫人帮忙,说来也是巧,威远侯自家就有种此茶,不过量很少,只供自家品茗。”

“这么难得?”

“那是,听说在天盛朝时,香叶茶名唤香珠,是专门上贡的,天盛坏事之后,又逢天灾**,战火肆虐,种香珠茶的茶农尽折于战乱之中,香叶茶是赵国建朝后,有人偶得香珠茶茶种,高价售出,出手购买的诚国公太夫人命自家茶农小心侍候。”

总管略顿了下,抿了口茶,才又道,“然而饶是有老茶农精心培植,还是种了近十年方能收成。”

种了近十年?“这老茶农真是能干。”

“老茶农没能等到收成就去了。”总管叹气,“他一死,接手的儿孙没一个有他本事的,他们没能种活新株,守成倒还可以,所以这香叶茶的产量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